高仕(A.T.Cross)

高仕(A.T.Cross)

 

高仕(A.T.Cross) 美國最古老的精致書寫工具制造商,A.T.高仕產品是美國制筆業中最具收藏價值的老古董。它濃厚的傳統裝飾風格和特有的高仕標志,令其游弋筆界150余年仍能風采依然。

 

19世紀40年代早期,Cross成立于紐約或羅得島的普羅維登斯。其準確日期無從考證,只能從標志有“since1846”字眼推斷其以阿隆索·湯森·高仕(Alonzo Townsend Cross,1846-1822)為名的公司之誕生。然則,在此之前,阿隆索的父親里查德·高仕(Richard Cross)、叔叔本杰明·高仕(Benjamin Cross)及其繼久祖父愛德華·布拉德伯里(Edward.w.Bradbury)已在從事書寫工具及珠寶玉石工藝品的制作了。

高仕家族來自英格蘭伯明翰的北部。約翰·高仕(John Cross,1771-1835)曾是工業革命時期最早的經紀人之一和碼頭老板。他的幾個兒子是怎樣涉足珠寶制作這一行并遷居紐約的,到今已不可查考。
里查德·高仕于1844年在紐約結婚,但他很快就返回英格蘭,或許是為了尋找熟練的工匠和工具,并于1847年帶回波士頓。那時他用金銀制作墨水筆盒和鉛筆盒。1850年,他在馬薩諸薩州的阿托巴羅夫(Attleborough)創辦了一家在當時來說規模不小,擁有 12個雇員的公司。在1857年的大規模金融恐慌后,他把工場遷到了羅得島普羅維登斯附近的博拉布羅(Brodbury)。
美國內戰末期,該公司的規模擴大了2倍。A.T.高仕年輕時就追隨父親經營并在1871年組成合伙公司。在A.T. 高仕晚年,總結其事業成就,獲得了25項有關書寫工具的個人專利,其中墨水筆5項、尖頭自來水筆9項、墨水筆及尖頭自來水筆合用的3項、鉛筆6項、筆尖夾 1項、上釉術1項。
19世紀70年代期間,A.T.高仕有兩大主要成就。他和斯蒂爾曼·桑德斯(Stillman Saunders)合作研制了一臺蒸汽機,高仕將這臺蒸汽機應用到其作坊和書寫工具的生產上。到1896年,他已在蒸汽機四周安裝了車箱,制成并駕駛了普羅維登斯的第一輛汽車。然而,一般人認為尖頭自來水筆是高仕的最大成就。它使墨水筆和通信藝術得到了徹底改革。尖頭筆是第一種能夠使用墨水進行書寫同時可以復寫出多份副本的書寫工具。尖頭筆通過一個結實的管針將墨水引到紙上,而管針內的軸心則代替傳統筆尖作為書寫點。因此,書寫者可以用力在復寫紙上書寫。在此發明之前,復寫的副本只能用鉛筆書寫,因為傳統的筆尖太軟且易變形,難以承受必要的壓力。尖頭自來水筆是如此重要的一項發明,以致于美國郵局幾乎立即宣布必須使用該筆。
公司在其發展歷史中的大部分時間里都在制作墨水筆,但這一點在今天卻鮮為人知。從1881至20世紀20年代,同時存在了A.T.高仕將其公司賣給了其推銷員老華特·羅素·博斯(Water Russell Boss Sr),A.T.高仕一直保留著家庭股份。如今而拉福德·R,博斯(Bradford R.Boss)和羅素·A,博斯(Bradford A.Boss)兄弟分別擔任該公司的主席和董事長。
知名度最高的高仕墨水筆是在20世紀30年代制作的。該支美觀的大筆,筆桿由包金或鍍鉻的金屬制成,飾有黑琺瑯箍帶。該筆制作數量似乎不多,可能是因為當時高仕從破產的列·伯夫(Le Boeuf)公司接收了一批用以抵銷債務的機械。該筆推廣時被稱為高仕鉛筆的配對產品(而不是以墨水筆為主)。該筆在1940年左右停產,至1982年才恢復生產,復產以來,其古典的Art Deco外形成了高仕墨水筆的臺柱,并給它自己帶來了現代的詮釋。
該墨水筆在40年后重新投入生產。在此期間,人們以為墨水筆可能會被圓珠筆,軟尖筆或走珠筆所取代,高仕在這幾種筆上都取得巨大成功,起初他們只是將再生產的墨水筆投放出口市場。該筆尖由釕制成,要經地一段使用期才能符合筆主的手勢。高仕書寫工具的制造結合了機器操作與手工操作,沒有一支筆完全是手工制的,所以他們沒有急于制作那些曾拖累歐洲的許多中小型公司的發展的手工產品。高仕墨水筆有一金屬殼,通常是銅殼,又飾有貴重金屬和歐洲漆,或通過物里蒸汽沉淀加工的鈦表層。
目前的高仕公司還推出了很多諸如眼鏡,鑰匙扣,等產品供大家選擇。
地球牌

地球牌

該品牌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名牌筆之一。已有100多年的歷史。早年由美國人制造,上世紀初為世人所賞識,并有段輝煌的歷史早在二十世紀的二十年代就銷售到了中國。后來該品牌被法國華特曼家族接手經營,但近二十年來由于其營銷方面的原因,一度歸于沉寂,直至1986年吉列收購沃特曼的筆廠后才使地球牌恢復了往日的魅力。

該品牌的最大特色是法國風格的設計及鮮艷奪目顏色,它的價格也分為高價和中低價格幾種,在高價筆中,它的筆尖最好,用足18K金,書寫極為流暢。該牌子筆的筆嘴上有一地球圖案,是為紀念1900年巴黎世界博覽會而設計的,正因為如此,在中國才稱它為地球牌。
犀飛利

犀飛利

 

作為現存最古老的墨水筆公司之一,犀飛利有著足以夸耀的傳統。但它并沒有在傳統的名義下正襟危坐,而是傳統與創新齊頭并進。

 

作為現存最古老的墨水筆公司之一,犀飛利有著足以夸耀的傳統。但它并沒有在傳統的名義下正襟危坐,而是傳統與創新齊頭并進。

 

華特·犀飛利(Walter·A·Sheaffer)于1913年創辦犀飛利公司之前,曾與他父親合伙經營珠寶店。那時,他的珠寶店就已經在出售墨水筆了。針對當時墨水筆只能通過有滴孔的小瓶灌墨,犀飛利發明了一種帶有吸墨水裝置的墨水筆,這種筆直至60年代仍是工業標準。1908年,他發明的壓桿自灌墨墨水筆獲得了原創專利,1912年經修改后便雄心勃勃地投入到與美國58家同業的激烈競爭中。之后,在他靈敏的商業頭腦和不斷革新的精神雙重作用下,犀飛利的業務蒸蒸日上,逐漸踏入世界名筆的大雅之堂。

 

20年代,犀飛利推出了終生保用筆尖和彩色賽璐墨水筆,使其成為美國當時最為暢銷的筆。30年代期間,犀飛利公司將墨水筆做成流線型,并開發了羽毛感雙向筆尖、活塞式灌墨裝置和可視墨水供給裝置。40年代犀飛利筆采用了輕壓式灌墨裝置,只需按一下活塞就可以達到排空、清洗和灌墨等目的。50年代,犀飛利達到了其最輝煌的時期,它的“潔凈”吸墨裝置,即在吸墨水時不必把筆尖浸入墨水中,這又給犀飛利帶來了極大的成功。犀飛利公司非常重視售后服務,他們擁有一個靈活的顧客服務部,顧客可以要求定制各種色彩與式樣的筆,所有這一切使犀飛利的墨水筆非常受歡迎。

華特曼(Waterman)

華特曼(Waterman)

華特曼(Waterman) 世界鋼筆之父。 華特曼——美國吉列公司旗下品牌。 華特曼(Waterman)公司在筆類制造商中歷史最為悠久,現在仍與派克公司和萬寶龍公司形成鼎足而立之勢,成為三大公司之一。

關于路易斯·愛德森·華特曼(Lewis Edson Waterman)有一件家喻戶曉的軼事。他曾在紐約作過保險推銷商。據說,有一次他的墨水筆漏水,不慎將一份合同弄臟了。可是等他擬好另一份合同時,競爭對手早已搶走了這筆生意,他因此而失去了一個重要的盈利機會。為了使這類事情不再發生,華特曼發明了一種現代墨水筆。這種墨水筆裝有新型給墨裝置,而這一切都是他以小刀、鋸和銼刀為工具,用飯桌做車床精心制成的。

這則添上了濃厚浪漫色彩的名人軼事,很可能是勒·伊·華特曼自己杜撰出來的。不過華特曼的確曾作過艱難度日的保險推銷商。但遠在他的著名“發明”之前,他已經做了很長時間的墨水筆生意。他已經看到了墨水筆的巨大潛力,并于1883 年在紐約市福頓(Pulton)大街136號開了一家店鋪。他把當地做零活的工人提供給他的零件組裝成墨水筆,然后自己親自去賣。他和他的老主顧艾沙·西普門(AsaShipman)于1884年共同組建理想墨水筆公司(IdealPenCo.)。但是該合伙公司很快便解體了,華特曼控制了在瑪瑞 (Murray)大街10號的房產。這些都發生在他難忘的第一個發明專利于1884年11月4日得到認可之前。華特曼對自己產品的質量無比信任,他是第一個提供5年保修的人。他把自己的墨水筆當做最優秀的產品在廣告中大力宣傳。廣告促銷使公司穩步成長,1884年大約售出200支墨水筆,1885年售出 500支,到1900年已經達到每天銷售達1000支。
華特曼公司在以后的30年中,一直保持著特有的活力。公司雇用新澤西州的希思 (Heath)珠寶公司專為華特曼鍍上有貴重金屬墨水筆的表層精雕細刻,這類工藝精湛的華特曼墨水筆品種繁多,樣式各異。華特曼公司沒有像派克公司那樣長時間雇用希思公司,不久就培養了自己的寶石匠,并推出了許多獨具特色的新設計。他們同時還提供了質量頂尖的各式各樣的硬膠質墨水筆,從火柴棍一樣大小的全世界最小筆到巨人20型筆。這些筆在公司的廣告中和產品陳列窗里大出風頭。公司的產品使用幾種充墨裝置,包括滴管式和安全可收縮式的墨水筆。當各廠家開始競相生產內部裝有膠囊的自動吸水墨水筆時,華特曼公司于1915年開始對泵式、套筒式和硬幣盒式充水裝置分別進行實驗,最后決定使用杠桿式充水裝置(與犀飛利公司的墨水筆一樣)。
威爾.永鋒(Wahl Eversharp)

威爾.永鋒(Wahl Eversharp)

威爾.永鋒(Wahl Eversharp)在1912-1917年間由永鋒鉛筆公司和Wahl Adding機器公司合并而成。它的第一個奇跡是1929年推出的Gold Seal系列個人用尖頭墨水筆。雖然公司幾經蹉跎,但是1995年Emmanuel Caltagirone加盟公司,并且決定重塑地平線系列筆的形象,它與眾不同的外形在收藏時常喚起強烈的品牌意識。

 

威爾·永鋒(WahlEversharp),自成立以來一直飽經滄桑,它的起死回生的經歷和它的地平線系列筆幾乎一樣的有名氣。而今,它挾帶著昔日雄風在法國巴黎重新登陸,再一次受到世人的矚目。威爾·永鋒一直堅持采用與眾不同的外形來與其他品牌競爭,因此也得到了收藏家的喜愛。地平線系列是它1940年代針對大眾市場推出的一款經典筆形,也是其所有系列中造型最“樸素”的,至今已暢銷半個世紀。

 

威爾—永鋒在1912-1917年間由永鋒鉛筆公司和威爾·艾丁(WahlAdding)機器公司合并而成。它的第一個奇跡產生于1929年,當時他們推出了金海豹(GoldSeal)系列個人用尖頭墨水筆,這些筆因帶有用線穿在一起且易于更換的筆尖而備受歡迎。那一年威爾公司的凈銷售額飆升至5,697,938美元,比龐大的派克公司高出25%還多。

但這之后,公司開始走下坡路。直到1940年,他們出品了威爾公司最暢銷的地平線(Skyline)筆,才剎住了下滑的腳步。但好景不長,由于工藝粗糙,威爾—永鋒生產的圓珠筆在1947年有數千支被退回來。就這樣,公司再度沉寂。幾度蹉跎之后,1995年,埃馬耐勒·卡塔格羅尼(EmmanuelCaltagirone)加盟該公司,他決定重塑地平線系列筆的形象,因為它與眾不同的外形能在收藏時常喚起強烈的品牌意識。于是末尾而—永鋒東山再起。目前,該公司正全力以赴,以期在下世紀的筆壇精品市場里占有一席之地。
1914年,美國永鋒鉛筆公司(Eversharp)與威爾·艾丁機器公司(Wahl)合作,生產出了第一批鉛筆。3年后,威爾收購了波士頓鋼筆公司,并與永鋒合并。1920年,“威爾BHR”鋼筆面世。

最初,鋼筆的筆桿主要是以硬橡膠為原料。硬橡膠手感好,容易加工,缺點是時間久了會失去光澤。1920年前后,為使制筆廠有充足的原料供應,威爾全資收購了華盛頓一家橡膠公司。但這起收購在財務上對威爾·永鋒來說很不劃算,因為當時美國制筆業已經漸漸轉向用賽璐珞作為制作鋼筆的材料,永鋒的市場反應應該說是遲了一步。不過,此事也使威爾·永鋒這個品牌因禍得福。這期間,威爾·永鋒生產的帶旋轉筆帽和徽章裝飾的鋼筆,因其古典、奢侈的獨特外表,成為日后收藏家們的最愛,而且價格不菲。
1929年,威爾·永鋒的事業達到高峰。這一年,公司推出了“金海豹”系列個人用尖頭鋼筆。這種鋼筆可更換筆尖,因而備受歡迎。當年,威爾·永鋒的凈銷售額甚至超過了筆界老大派克公司。1930年代,威爾·永鋒相繼推出“多利安”和“寶冠”系列鋼筆,其款式設計非常具有藝術美感。上世紀30年代末,美國有錢人坐飛機旅行漸成時尚,鋼筆制造商們紛紛開發新技術,力爭使所生產的鋼筆在高空低氣壓情況下不漏墨水,威爾·永鋒應合這一潮流,也推出了自己的新產品。
二戰期間,威爾·永鋒的“地平線”和“第五大道”系列鋼筆面世。“地平線”(Skyline)是威爾·永鋒最成功的鋼筆系列,在戰爭時期的美國市場上大受歡迎。當時,“地平線”基本款的售價是每支14.75美元,金裝款的售價是每支22.50美元。同時,公司在美國廣播電臺的問答游戲節目上大做廣告,使威爾·永鋒成為家喻戶曉的名牌產品。
1946年,威爾·永鋒推出了它的第一款圓珠筆。不過由于工藝粗糙,這些圓珠筆有數千支被退回。緊接著,威爾·永鋒和競爭對手為專利問題開始長期打官司,公司財務上元氣大傷。整個50年代,威爾·永鋒都沒有再推出能夠在市場上叫響的新產品。1957年,威爾·永鋒的書寫工具業務被派克收購。
1995年,意大利人埃馬紐努爾·卡爾塔吉羅內重整威爾·永鋒品牌。因為他認為,“地平線”系列筆與眾不同的外形,“能在收藏時喚起強烈的品牌意識”。威爾·永鋒1925年到1940年期間的一些經典鋼筆款式,至今也仍然不斷被一些制筆商模仿。
派克筆 Parker

派克筆 Parker

派克(Parker)。喬治·派克先生(George S.PARKER)于1888年創立了派克公司,并一直致力于以“拔萃之作,智者之選”的理念制造“更好的筆”。著名作曲家普契尼、小說家柯南道爾和中國著名作家張愛玲都曾用派克筆創作出傳世佳作。自1962年以來,派克一直是英國皇室御用品牌,并多次作為重要條約的簽署用筆而見證歷史。百年輝煌歷史,鑄就了派克的卓越品質。

 

“永遠致力于制造更好的筆”,這一直以來是派克創始人喬治·派克先生的夢想。1888年,時年25歲的喬治·派克先生任職于瓦倫丁學校,極易漏墨的鋼筆使他萌生想法可以制作一支更便于書寫的鋼筆,為此他于同年創辦了派克鋼筆公司并發布了第一支派克鋼筆。而這支1888年生產的首支派克筆為之后派克持續創新的產品奠定了重要的基礎。此后,喬治·派克先生開始了在工藝設計與制造技術上的不斷開拓創新,從而開啟了世界高端制筆領域的新紀元,并逐步奠定了派克作為全球領先鋼筆品牌的核心歷史地位。

最初派克筆的目標市場是針對商業人員、大學生、專業人士,但很快喬治·派克先生就發現文藝界對此筆的需求量大得異乎尋常,并且隨著歲月的推移從上世紀四十年代起,派克筆逐漸走上政治舞臺,成為了各國元首級人物的首選書寫工具。做過戰地記者的海明威最愛的就是派克筆;柯南·道爾用派克筆寫出了《福爾摩斯探案集》;普契尼用派克筆譜寫著名歌劇《波希米亞人》;富豪亨利用派克筆簽下了購買帝國大廈的合約;1945年二戰結束后艾森毫威爾簽署盟約及麥克阿瑟將軍接受日本投降時簽字用的都是派克筆,而尼克松1972年訪華時給主席帶來的見面禮也是加入了宇航員從月球取回土壤的特別款派克金筆, 美俄簽署核裁軍條約的布什與葉利欽也用的是派克筆。可見作為全球高質量書寫工具的領導者,派克筆一直伴隨著世界上的許多重大活動,見證歷史,傳播文明。當然由于其獨特設計及構思并在產品層面不斷推陳出新,派克筆也受到了一般人士的追捧,擁有一款派克筆,既是身份的象征,同時還具有收藏的價值。
奧羅拉AURORA

奧羅拉AURORA

奧羅拉公司總部最初坐落于都靈市中心的della Basilica大街9號,但在1943年的轟炸中被毀于一旦。戰后,奧羅拉總部遷往都靈北郊的Abbadia di Stura區,正位于著名的修道院后面。

AURORA是鋼筆的矝貴品牌,手藝高超的奧羅拉工匠曾經鑄造過幾款在歷史上恒久閃耀的貴族鋼筆。為了慶祝奧羅拉成立85周年設計的慶典之筆是全世界最昂貴的鋼筆。當一支鋼筆鑲上1919顆DeBeers鉆石,以象征這個1919年誕生于意大利都靈的書寫品牌。這個意大利首席筆類制造商將這樣的尊貴在全世界鐫刻了4支,其中2支已經被俄羅斯富商和文萊王儲納入囊中。而在20世紀70年代來臨前夕,奧羅拉的Hastil款鋼筆更是首開先河,成為第一支在紐約現代藝術館展出的筆。
限量發行的Aurora(奧羅拉)筆被作為一種真正的手工珠寶來生產。直到今天,他仍由技藝精湛的工匠手工制作,同時輔以高科技以及最精良的材料。而通過公司與國際知名設計師的持續合作,又使Aurora筆總能處于時尚潮流的尖端。
Aurora(奧羅拉)集團是全世界著名的意大利書寫工具制造商,也是意大利著名的家族企業之一。Aurora在西方人的心目中是一個在書寫史上有著傳奇意義的名字。89年以來,Aurora在國際筆業中享有尊貴的口碑,無論是在紙張上、歷史上或是其他任何方面,都清晰地留下印記。美國最富盛名的《ROBB REPORT》奢侈品雜志曾授予Aurora“王中之王”的大獎。
Aurora(奧羅拉)尊貴之筆都是出自于手藝高超的工匠之手。著名建筑師Marco Zanuso為紀念上個世紀70年代的到來,特別為Aurora曙光女神設計了一款Hastil,后來這支筆成為第一支在MOMA(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展出的書寫工具。Aurora筆獲獎無數,因此各國收藏家們不惜重金購得,競相收藏。教皇約翰內斯-保羅二世,查爾斯王子,摩納哥公主卡洛琳,丹麥王室,微軟總裁比爾-蓋茨,以及國際上的權貴名流……都是Aurora名筆的尊貴用戶。
熱情與承諾是Aurora(奧羅拉)品牌的精髓所在。同時也是這些價值觀的繼承人Cesare Verona先生的靈魂,Aurora精品正是這種靈魂最好的詮釋。隨著時光流轉,這些產品的價值正在與日俱增,其魅力及影響也早已超越了時間的限制而歷久彌新。
2006年1月13日,世界上最昂貴的筆在北京燕莎展出,這支筆便源自奧羅拉。
IMCO

IMCO

1906年,Julius Meister先生在奧地利創立了一家紐扣廠,開始生產紐扣。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原材料緊缺。這家工廠開始用廢棄的彈藥筒制造一種以燃油為能源,能快速、便捷取火的玩意兒——這東西在今天被稱為打火機。
憑借工廠創業者的嚴謹、堅韌與自信,世界上第一個打火機品牌IMCO得以誕生。
十余年后,又誕生了其它一些打火機品牌,如ZIPPO等。二戰中,IMCO是多國部隊士兵回歸故里的收藏品和紀念品。在一些非洲地區,由于匯率波動較大,IMCO6600系列打火機甚至充當了硬通貨的角色。任何一個IMCO打火機在離廠前都必須經過嚴格的質量檢查。時至今日,大部分IMCO打火機在造型設計上仍保留著源自彈藥筒的圓筒式風格。毫無疑問,使用經典、復古的IMCO打火機,實質上是對傳統工藝非凡魅力的體驗過程。 IMCO不僅生產耐用的經典打火機,也是世界頂級汽車品牌BENTLEY(賓利)的氣體打火機品牌許可生產和供應商,并且是萬寶路,駱駝等國際知名公司經常選用的高端贈品。精良的工藝使IMCO擁有了上層市場與客戶。

獨到之處

歷史悠久,造型古典
20世紀初創立的IMCO是歷史最為悠久的打火機品牌,它深厚的歷史文化底蘊本身就是一幕令人目眩神迷的神話,也是一筆無價財富。盡管時間已過去了近100年,世事變幻無常,IMCO卻一直沉靜、低調而專注地堅守自己的古老信念,從未改變。今日的IMCO打火機仍保持著古老、經典的造型。使用造型古典的IMCO火機,自然與眾不同。
省油
IMCO頂蓋下端的圓筒式密閉圈可以完全封閉燃芯四周空間;儲油桶下端的密閉底蓋緊密包裹油桶底部,且與機身結合緊密。油桶中的燃油難以揮發。因此在使用過程中,您不難深刻體會到IMCO杰出的省油性能。
點火率高
IMCO結構巧妙,有良 好導油性,燃芯經過特殊處理,具 有令人難以置信的點火率。曾有一個故事:在自行車尚屬貴重消費品的年代,有兩人以一輛自行車為賭注,賭IMCO能否連續打燃100下。結果,認為IMCO不能連續打燃100下的人輸了。當然,這個故事未經考證,IMCO也不能保證在任何時候都有100%的絕對點火率。但IMCO的出眾點火率從這個有趣的故事中可見一斑。事實上,在燃油充足的情況下,IMCO通常可以即打即著,次次點燃——它是點火率最高的打火機之一。
防風
所有IMCO均有結構巧妙的防風罩,即便在惡劣氣候中仍可正常使用。此外,大部分IMCO擁有火焰調節器,可調節火焰大小。
防塵
搖晃IMCO的時候,會聽到機器內部傳出輕微響聲,似乎有某個零件沒有固定好。其實響聲是由打火輪附近的一塊活動小鐵片所發出的,這正是IMCO獨特的防塵蓋,它可以防止外界的灰塵進入火機內部,保證IMCO經久耐用。IMCO6700與6800兩個系列均有這樣的設計。
輕便實用
憑籍對人體工程學的深刻理解,IMCO苛求結構設計的科學性,在保證耐用的同時,將自身重量精簡至最輕,成為最輕便的全金屬打火機。此外,IMCO點火裝置構造精妙,使用者只需一個動作即可完成開蓋、撥動火輪點火兩個步驟,便捷之至。特殊情況下,還可將儲油罐拔出當蠟燭使用。顯然,IMCO非常適合隨身攜帶,也是戶外運動的絕佳伴侶。
另外 IMCO 愛酷 的原裝綿心 也很人性化 比較便于更換
都彭

都彭

【S.T.Dupont】法國名牌s.t.dupont都彭被香港迪生集團收購。早在1930年,法國都彭精品已成為世界各地顯赫人士鐘愛的用品,包括歐洲各國的王室貴族、工商巨子等都對都彭的產品愛不釋手。在1947年,都彭更特別為英女皇伊利莎白及愛丁堡公爵之婚禮制造一套旅行手提袋。業務遍布全球。隨著市場的發展,S.T.Dupont逐漸擴大其豪華產品系列,相繼推出男士服裝及配飾、皮具、打火機、書寫工具、男鞋、腕表、雪茄配件、眼鏡、香水等。

 

1872年都彭生產各種皮具的作坊,到20世紀初都彭開始制造打火機,其商標就是S.T.Dupont 。如今的都彭更是富有和品位的標志。比如,都彭某些款式的打火機采用24K金或925銀做機殼,裝飾手段有機器加工的各種花紋、純金花紋鑲嵌。都彭更擅長的是中國大漆中摻有“金砂”。在都彭同等款式的打火機中,大漆的打火機甚至比鍍金的還要貴。都彭的超薄型打火機Carand Ache是世界上最貴的打火機之一。 打火機的學問,可不僅只點燃燦爛的火花,從外觀造型、使用材質到內部結構,皆是攸關男人品味的關鍵。走過60年,都彭的每個打火機仍舊繼續扮演著當代傳奇制作的代表指標,無論是點燃時耀眼的光芒,或是打火機本身優美的極致工藝,均讓S.T.Dupont 散發著時代感與難以抗拒的獨特魅力。S.T.Dupont不僅是打火機中的勞斯萊斯,更是男人口袋中不可或缺的“響叮當”玩意兒。現已被香港迪生集團收購。

 

1642年法皇路易十三時代,Tissot家族居于Faverges數公里之小鄉村—— Arcier。而當時之家長,Mermet將其上祖之名“都彭”冠于姓氏上。1840年 Francois Tissot Dupont是第一名離開Savoy之家庭成員。1872年Francois的侄兒,二十五歲的Simon Tissot-Dupont,于繁華的巴黎——奢侈時尚精品結集的大都會,建立其個人事業。Simon Tissot決定專注于制造皮具及手提袋,成就卓越,更是首位將傳統的行李箱冠以“公事包”之名,深受當時紳士貴族的歡迎及使用,一時蔚為風潮。

 

1884年Simon Tissot-Dupont更被當時時裝潮流典范《羅浮宮雜志》推許為當代皮具設計大師,其創造之可靈活挎張手提袋亦被當時的皮革匠極力 推崇,成為歐洲名牌的典范。

1872年,25歲的法國人西蒙·蒂索·都彭(Simon Tissot-Dupont)在巴黎成立了一家皮具公司,開始制作銷售高檔皮具。他制作的公文箱由于設計獨特、品質精良,受到巴黎紳士貴族們的歡迎。“都彭”這個品牌也漸漸進入時尚人士的視野。
1919年,老西蒙把生意傳給了兩個兒子——呂西安和安德烈。他們把高級旅行箱及配件作為都彭的主要產品,同時大力招募國內大師級工匠,使產品的制作工藝多元化。1929年,為擴大生意,都彭工場遷往薩瓦省法韋日。到1930年代,都彭皮件已成為歐洲各國皇室和顯貴們的常用品。都彭最后一套旅行袋是1948年為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的婚禮設計制造的,此事進一步提高了都彭的知名度。二戰期間,由于物資匱乏,都彭將產品方向轉向打火機。
1939年,都彭生產出汽油打火機,隨后申請了專利。這款打火機采用鋁機身和黃銅鍍金構件,輪廓方正,線條簡潔。由于創意和品質出眾,即使在戰爭期間,這款打火機也受到廣泛的歡

迎。戰后重整時期,人們再度渴望擁有奢侈品。都彭在1948年針對時尚人群,推出以易燃液體為燃料的打火機。這款長方形打火機造型優美,設計特別,當開啟機蓋時會發出“鏗”的一聲,這隨后成為都彭打火機的主要標志。

1952年,都彭推出一款全新氣體打火機。這款打火機由40個部分組成,機身主要是黃銅鍍金或鍍銀,或涂上中國漆,再刻上精致的圖案紋飾,做工十分考究。法國人特有的藝術品位,使都彭打火機很快就成為上流社會的尊貴化身。
都彭打火機的生產要經過鍛造、成型、打磨、上色、拋光等數十道工序,而且全部是手工制作。它所使用的中國漆顏色飽滿,原料產自亞洲的一種漆樹,其顏料配方是絕密的,整個都彭公司只有兩個人知道。都彭打火機的瓷漆也極富特色。由于瓷漆的粘度因氣候、樹齡及出產地的不同而變化,而且每個工匠的制造手藝有別,因此,任何兩只同色不同時期的都彭瓷漆打火機,都會有細微的差別。這也增加了都彭瓷漆打火機的誘惑力。
都彭打火機的標志性聲響清脆悅耳,別具一格。這個聲音由安裝在機蓋內的一個金屬塊發出,人們甚至可以像調鋼琴一樣調節聲音頻率。 1970年,都彭擴大其生產線,開始生產高級書寫工具。1981年,都彭又設計了一系列男士長方形腕表。1982年,都彭確定多元化發展方針,開始生產男士隨身皮具配件,如錢包、記事冊、地址簿等。
1987年都彭推出高級男士成衣,并以優良的品質和高雅的設計風格享譽業界。經過100多年的打造,都彭已經以其雋逸、簡約、時尚的形象,成為法國一個響亮的品牌。 發揚中國傳統瓷漆藝術 瓷漆制作之始源已不可追溯,十八世紀明朝期間,瓷漆制品于中國已到達巔峰期,并傳至歐洲大陸,其后,日本將此中國的傳統技術發揚光大,并傳至法國。

制造瓷漆之樹液全來自東方,漆樹樹液于每年六月至十一月間以小竹筒收集,然后置于大木桶運往法國都彭瓷漆制造工場,瓷漆樹液必須隔離塵埃及陽光,樹液將慢慢地自木桶一層一層的倒至另一容器,上層的會較為光亮,因此,將于最后工序時使用;其他層面的樹液則于準備工序時使用,黑色瓷漆的形成,是將透明瓷漆混合適量的鐵而制成。 瓷漆的顏色計有云石綠、條紋、玳瑁啡及深夜藍,瓷漆的制作過程是非常神秘的,每一位瓷漆名匠都不會公開其制漆的成分及技巧,以保留其獨特之處。

因此,傳統的制漆技巧經東方工匠的無數試驗、考究而制作出巧奪天工之精品。 瓷漆確實象蒙上一層神秘的輕紗,從沒有兩種瓷漆是同一模樣的,每一工匠亦各師各法,沒有雷同,因為瓷漆的粘度會因氣候、樹齡及出產地而有著或多或少的變化。因此,任何兩只相同顏色而于不同時間制造的都彭瓷漆產品,會有著很多細微的分別。制作一只都彭瓷漆火機必須經過四百九十二個工序及六百四十個檢驗程序。

 

zippo

zippo

真Zippo在沒有裝油時打火時第一次會感到發澀那是因為火石是新的原因,而且火石磨擦打出來的不是小小的火星,而是簇的一團火,這也是Zippo之所以說是一打即著的原因之一,加油后打火基本是一打就著,而且火苗也是很穩定的。

 

就是他創造了代表雄性美感光和熱的Zippo打火機。它除了實用性和防風的妙處外,每款Zippo都是一件藝術品具有收藏價值。是由美國zippo公司制造的金屬打火機。

 

特征

  1. 外殼的底部~有生產的年份~還有月份~A代表一月~B代表二月~以此類推~ 2.外殼的側部~連接處斷成五道——這樣~(復刻機的話是四道,例如1941復刻版) 3.連接處上下各有一個圓形的凹印~ 4.拆掉外殼~機芯的底部的棉氈很厚~有0.7厘米左右吧~ 5.打火石上的花紋是菱形的~ 6.火芯的棉線上繞著銅絲~這樣會用得比較久~ PS: 機芯上的鉚釘和火石座的做工,真假放在一起的話有很明顯的對比。還有,機殼上壓合葉的兩個園形痕跡確實在仿機上很難做到完全相同的,也可以作為判斷依據。同理的還燧石輪的做工。建議不要把辨識重點放在棉芯上,市場上買的仿的棉芯從質量上來說其實也不錯的。
  2. Zippo的關鍵性技術在于它的火焰本身。與其它品牌的打火機不同的是,Zippo并不是燃氣型打火機,它的燃料是一種非常穩定的石油提煉物,由它燃燒產生的火焰不但安全可靠,而且異常潔凈,不會產生任何污染。這種液體燃料就隱藏在防風墻里面的玻璃纖維機芯上。獨到的設計,使得用戶可以很輕松地判斷出哪個產品是正宗Zippo品牌,也使得Zippo用戶在惡劣環境中有勝人一籌的輕松和自豪感。
Top
电玩城游戏机